阳逻 阳逻信息港

阳逻信息港——阳逻人的公益媒体平台,阳逻人的生活资讯网站!

找回密码
加入信息港-点此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1923|回复: 4

转:雾年读诗,2013年中国诗歌概述

[复制链接]

68

主题

179

帖子

72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729
发表于 2014-8-8 09: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风 于 2014-8-8 09:20 编辑

2013年是一个雾年。在小时候,雾是美的,我时常陷入对刚上学那会儿的回忆,清晨我背着布书包,穿过山林,松针上的雨水滴在脸上清凉又酥痒。浓雾绵延好几里,鸟鸣从乳白色的雾里浮起,这情境现在还让我陶醉。
  陷入雾年与陶醉在童年回忆里,都必须脱身而出,读诗与写诗成了我的必修功课。
  对于2013年中国诗歌,我想有一个层面可以重视,即诗歌生成与传播的方式与变化。如果能从不同的角度来客观呈现这种方式与变化,就抓住了当下诗歌的七寸了,即从微博、博客、诗人微信、QQ诗群、诗歌网站、网刊、综合文学期刊、诗歌期刊、诗歌民刊、诗歌同仁刊物、年度诗集出版、年度诗歌奖项、年度诗人推荐、年度诗歌主题活动、年度逝去诗人、年度小说家的诗、重要诗人个案的突破等多视角来看2013年中国诗歌就比较全面了,且能直接把当下诗歌的真实面貌反映出来。
  一个诗人一年的写作量其实也有限,但中国诗人的队伍庞大,加在一起,诗歌的产量却是惊人的,我在与邱华栋合作编选《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一书的一周时间里,我大约读了450位作者的稿件,每人平均3首计,约有1300首,在较短的时间里集中通读,速度不会太慢,以我多年阅读的经验,基本上一眼看下去,好诗差诗,不出几分钟。
  在这一个看似疯狂的阅读过程中,我要面对的是各式各样的诗歌,各式各样的诗作者,他们有的非常老道,是在诗江湖上摸爬滚打十多年的高手,作品干净利落,像一道闪电擦过我的眼睛,这样的高手出手必定漂亮。但有的诗人如果保持惯性写作,则难出奇诗,我称之为诗人的杰作,要选其年度好诗不难,首首均可,百分制的话可打80分,但要过90分的就没有了,这样的诗人占了大多数,只能选其有稍许亮点的作品了;通过有的诗人发来的作品我可以看出这一年来其写作非常不负责任,写得很一般,甚至有下降的趋势,问题出在哪里,是不是长期写作的疲惫感?中年写作的无力感?一个中年写作者如果丧失了斗志,陷入到一种享受型的写作,享受过去已经陈旧的表达习惯,连词语、意象都还在重复,那就完蛋了。
  我愿意读到充满生机与创造活力的新作,我说我需要你的新作,但一些诗人发来的是旧式的作品,没有新写法也就罢了,但一个诗人丧失了对诗歌写作的敏感性,就变成了一把钝器。四平八稳的作品我们见的太多了,每年发在各式官方刊物,其实现在也不只是在官方刊物了,包括民刊与同仁刊物都有大量这样丧失了创造性的作品。
  基于以上两种写作状况的出现,我更渴望读到具有原创性的作品,原创性本是诗歌的一个基本属性,可到现在却变成了奢望。《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一书收到的作品,至少有一半是发在各地刊物上的,而这类作品除了极少数有那么一点原创性,大部分在迎合编辑们多年养成的审美口味,有的诗人发了那么多,就是挑不出一首有原创性的,可能是编辑们吃着舒服,做这道菜的人也做得不费劲。在我看来,没有任何“毛病”的诗正是一身的“毛病”,为了迎合大多数人对诗的审美口味而写出来的诗,看一首就够了,何必写出那么多呢?有几个人写就够了,何必一帮人都那样写呢?我读这成千上万首诗,发现正是由他们这些作品、经由他们之手在筑建一个“诗歌标准”,“诗歌标准”在我看来本不存在,如果存在这样日积月累的“诗歌标准”,那诗歌就真成了“标准”化产品了,与工业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有什么差别?
  2013年夏天在马莉的新诗集读者交流会上,我谈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诗歌精神何时能回来?那种爆发力,那种原创活力,沉睡了,消失了。我甚至渴望那种对诗歌文本的粗暴的创造力能够重现,现在有的诗人变得太精致了,像养在清水里的一株水仙,他们的诗也长得好看极了。
  当然,世界总是在变化,诗歌的进步从没停止,少数有创造力的诗人一直在向前猛冲。
  2013年度诗歌最大的变化有哪些?我看有以下几个方面可以归纳。
  一、90后诗人小兽般疯狂来袭,他们的出场比80后诗人更让人期待。《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一书中入选的90后诗人,个个具有原创性,作品有了直接表达生活的激情,这种激情在我们这些被称为“前辈”的多数诗人中快磨得差不多了。关健是他们似乎更懂得诗是什么,诗该如何写,这点让人欣喜。
  二、已经算老诗人的少数人又开始写,并且写得比原来还要好,有吕贵品、岛子、许德民、杨政等人,他们当年都是写出过好诗的人,现在到了做爷爷的年龄了,但诗歌写作力惊人,2013年有了一个小爆发。吕贵品在新浪微博上发诗算勤快的,作品出手也狠。岛子则在他的新浪博客上发诗,首首过硬,是人到老年的精神性写作,意象更加坚硬,节奏感加强了。许德民今年出版了一本诗集《抽象诗》,他这批诗太有意思了。杨政的诗保持了对语言的个人化探索,鲜活,节奏感很强,属于当下中国诗歌中难得一见的原创性写作,他的传统在哪里,并不难找,但他的写作告诉诗坛――好的诗歌不多,但还在诗人的原创里。要读杨政的诗只能到微信里了,他与诗坛关系不大,属于诗歌个人化最强的独行侠。
  三、微博上有原创活力的诗人的出现,与当年的诗歌网络论坛诗人有相似之处,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泥沙俱下式的写作也有相似之处,我不做过多比较,没意义,只看作品,一个叫@性13的人在新浪微博上即时写作,透过表面的喧哗,我看了她一部分诗,语言直接大胆,有类似美国“自白派”的美学倾向,这样的原创性写作,我们应该尊重。
  四、2013年的诗歌活动从大而空中有了变化,像伊沙的“长安诗歌节”,深圳剧协诗人从容女士牵头策划的、霍俊明等人参与主持的“第一朗读者”,谭克修策划的“湖广诗会”,吕叶策划的“湘诗会”,大头鸭鸭策划的“诗98”潜江诗会等等,都脱离了大而空的传统,有了更鲜活的现场感。诗歌活动也有了从北往南迁的趋势。
  五、诗人推荐更加火热,伊沙的“新世纪诗典”推出了不少新人,还出版了《新世纪诗典》第一季,书卖得也不错。海啸的“挑灯夜读”,以网络媒体为主,李少君的“中国好诗歌”也结集出版了。
  六、诗歌民刊与诗歌同仁刊物又有增加,长沙与西宁同时出版了名为《诗品》的诗刊,长沙金迪的《诗品》出了三期,发了杨炼、翟永明的新作。《诗建设》《汉诗》《读诗》《当代诗人》《天津诗人》《中国诗人》《明天》都保持固定的出版频率,形成了一个不同于民刊、官刊的由出版社正式出版的同仁刊物。本年度,阿翔、蒋志武等人制作了民刊《诗南方》,木朵制作了民刊《元知》,杨黎制作了民刊《橡皮》等,民刊、同仁出版诗刊或叫书籍,在今年保持有增无减的势头。
  七、诗歌奖项又有了增加,2013年度新增的有北京文艺网举办的国际华文诗歌奖,由杨炼、秦晓宇、杨小滨等人参与组织,把网络底层诗人与国外诗人请到了一起,推出了草树、冲动的钻石等人。还有由长沙诗人李荣组织的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奖,奖给玉上烟与草树出版一部个人诗集。由《十月》杂志的谷禾组织的袁可嘉诗歌奖,颁给了陈先发、王家新与李笠。由诗人金迪创办的首届金迪诗歌奖在长沙举行了盛大的诗歌颁奖活动,将共计60万元奖金颁给了林雪、胡弦、谷禾等十多位诗人。
  八、诗集出版有了速度,我没有统计2013年出版了多少种诗集。长江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的诗人沉河所负责推出的诗集应有上百种,并且诗的质量与出版的水平都较高。其中《俞心樵诗选》卖得很好。作家出版社于2013年11月推出了一套《标准诗丛》,收录了欧阳江河、西川、多多、于坚等人的诗集。由楚尘策划的《新陆诗丛》推出了中国卷与外国卷各六种,反响都不错。同时,小出版也暗流涌动,世中人的北京汉诗馆独立出版、周琦的不是出版基金、阿翔的木火车书吧工作室、刘春的扬子鳄书坊等等。我看到《葵诗丛》等个人诗集都是在孔夫子网与淘宝网上卖,属于按需出版,这是一种趋势。
  九、诗歌微信悄然兴起,由中国诗歌流派网的创办人韩庆成推出的“诗歌周刊”与“诗日历”微信,做得最专业,并且有一个编辑团队在做,他注重90后新诗人与历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的老诗人,这两波人成了他重点推出的诗人。另外,北青传媒副总裁段钢主持的“以语文报名义”微信群集结了当年一帮青少年诗人,他们人到中年,开始从“失踪”的状态通过微信发诗了,我读到了段钢、寒玉、叶宁、王垄、罗广才等人的短诗,马萧萧、师永刚等人的组诗,景旭峰的长诗,让人欣喜。还有中影集团的诗人伐柯主持的《边缘》诗刊微信群,把当年大学生诗人重新集合在一起,像王强、郭力家、郭长虹、陈朝华、韩国强、施茂盛等人,都拿出了新作。
  十、小说家们也在偷偷写诗,小说家写诗算副业,但蒋一谈的诗有了新气象,他把小说的情节与对话带入到诗里,够有原创力了,不要以为他只是把小说写成了诗,他是一个有想法的写作人,诗人从中应有所启示,诗也可那样写,不要以为诗就是你写的这个样子。诗人赵原今年在微博上也推出了他的“小说诗”,很有意思。瓦当、钟二毛、华秋、马叙、马拉、陈应松、叶开、林白的诗也值得一读。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说家在写诗,诗让小说家们手作痒,那就来写吧。
  十一、本年度诗人的伤感,先后有雷抒雁、牛汉、东荡子、王乙宴、韩作荣逝世,生命走到了尽头,但诗歌还在继续。2013年还是顾城、谢烨离世20周年,《今天》做了一个纪念专辑,唐晓渡等人接受了媒体访谈。但2013年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诗人梁小斌,因无医保而让人痛心,马莉为此在新浪微博上拍卖了她一幅画,将15万元打到了小斌的募集账号上了。伤感中还是有了一丝欣慰,我不知诗人算不算世上孤独的人,但此时我感受到了诗歌的温暖。
  写了这么多,窗外的天空飘起了洁白的云,这是2013年在北京难得一见的奇妙天空。我把2013年称作雾年,中国人有雾中看花、雾中行走的传统,但雾年读诗,我却读出了这么多感慨,在这篇文字的最后我希望明年的雾少些。今天天空的白云一朵一朵,像90后诗歌青年,他们应该是快乐的。
  最后我想以诗人与诗歌文本的个案来重点谈谈2013年中国诗歌的新突破,以及中国复兴的可能。
  新的诗歌流派的诞生预示着中国诗歌经过百年的沉淀后有了新的开始,其中新楚骚诗派创始人柳忠秧在全国持续举办数场诗歌研讨学术活动,出版了多部诗歌专著,成绩卓著,值得关注。下面我想以他的创作来谈原创性诗人在2013年的探索,以及他的创作给中国诗歌带来的启示与中国诗歌复兴的路径。
  柳忠秧既写古体诗,又写现代诗,传统与现代的诗神集于一身,让他神游天地,自由穿梭于时间宇宙。他的诗不是简单的抒情,也绝非一般意义上的文化思考,他面对是整个历史,他要解决的是传统与现代的关系,自“五四”以来,这种关系遭到了全所未有的破坏,并且被后人视为一种新的文化建设,而柳忠秧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不是建设,而是毁灭。
  柳忠秧的“新楚骚诗派”有强大的中国文化背景,在世界文学里,其实我们的汉语言文学是一个独立的文学,他写作的源头在屈原,在忧乐天下与家国天下的大悲大痛之中。他的古体诗里有强烈的现代性基因,是当代人的古体形式的表达,形式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忧思与突破。可以说他的忧思超越了“诗经文化”,而坚守了家国天下的“骚体文化”。
  柳忠秧的新楚骚诗派有强大的文本方阵作支撑:其五百行古体巨制《楚歌》被誉为当代《离骚》、“一曲荡人心魄的中华正气歌(谢冕教授语)”、“填补了史诗抒写地域文化的空白(樊星教授语)”。三百多行的辞赋体长诗《岭南歌》被熊国华教授赞为“中国文学史难得,世界文学史罕见的史诗”。李遇春教授称赞《天下江山黄鹤楼》是“复兴大武汉的诗歌预言”。余三定教授认为《天下洞庭天下楼》写出了大情怀、大视野、大气势……其思想景深某种意义上超越了范仲淹的忧乐观。孙绍振教授指出:“《楚歌》更为深刻的意义,还在于对于近体诗局限的突破。”
  杨匡汉教授则强调:回归古典不是说要亦步亦趋,而是要吸取古诗中有价值的东西。柳忠秧的作品也启示我们,每个诗人都要有自己的风格,这才能形成诗歌流派。我们当代文学的问题是六十年来,我们没有形成一个学派,没有形成一个流派,可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双百方针”有名无实。我发现柳忠秧和他身边的一些朋友,有形成诗歌流派的趋势。所以我期待柳忠秧和他的朋友们,要不断的特立独行,要深入创新。我们为柳诗已经取得的成就而高兴,也希望他带领自己的朋友,共同努力,做出更大的贡献。
  柳忠秧的长诗《哭长江》里包含了太多的文化伤痛,包含了太多的历史思辨,也包含了太多的诗人情怀与历史反思。这首长诗应该是“新楚骚诗派”的代表作。他在诗中对天地的呼唤,无不让人动容。他的“新楚骚诗派”之哭久久回荡在我耳边,这是何等悲伤与痛快的哭喊?这是何等艰难与勇敢的祈求?他的“哭”的动作预示了他的现代性的完成,也给出了他胆敢挺身而出的文化姿态。
  《哭长江》标志着一个新的诗歌流派的诞生。以柳忠秧为核心的众多诗人与诗歌理论家、文化学者组成了这一诗歌流派,重新点燃了中国诗歌流派的火焰。中国自古就有诗歌流派的历史,但因为文化的断裂,因为现代诗长久以来的自相矛盾与合法性的怀疑,压制了诗歌流派的生成与发展,让新诗流派一度倒退或消失。
  恢复古老的中国诗歌流派传统,承接李白、杜甫那一代诗人在中国诗歌文化里的荣光,成了柳忠秧的当下责任。现在他以几部长诗与诗集为基石,以他“21条诗观”为出发点,创立了“新楚骚诗派”。这一诗派在我看来是成立的,尤其到现在可以说是水到渠成。
  柳忠秧在《哭长江》里的独白可视为是现代人对“天、地、人、神”的独白,全诗读来震撼灵魂,给人留下对现实的反思与对历史的伤感,这是屈原的“天问”式的伤感。这样的历史性的“伤感”奠定了“新楚骚诗派”在历史与人性之中挣扎的双重审美构架。
  “新楚骚诗派”要恢复汉语诗歌的荣光,要重构“天、地、人、神”的宇宙观,要坚持汉语言文学“经典性写作”,这些主张我非常赞同。柳忠秧肩负了巨大的文化使命,他任重而道远,所幸他已经有了牢固的基石,他的历史性写作与现代性写作都有具体的文本,他双重的诗学建构在“新楚骚诗派”的未来展开了一个自由飞翔的空间,让写实变得更实,让“歌”与“哭”在现代性道路上获得更大的“人性”与“历史”的力量,这个诗派重建的意义不言而喻。
  “文化的根”是柳忠秧先生曾经反复强调的,这也是他诗歌的人文精神。《哭长江》哭的是江,但又可理解为“哭”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哭”的是中国诗歌精神的丧失,从这个意义上看,“新楚骚诗派”多了一层启蒙主义的精神。
  柳忠秧正以“新楚骚”诗派进行诗歌复兴。他生于湖北,却在岭南生活与写作。他是完整的屈原诗歌传统的继承者,他的长诗《哭长江》复活了屈原,复活了中国诗歌“歌哭”的传统。他的写作把屈原的“歌哭”文化向南漂移了,我们这块土地浸泡了太多的“歌哭”,我们民族基因里的“歌哭”既是悲壮激越的又是自由狂喜的,而诗性,成了我们的文化性格,更是我们诗歌的音乐基调-情感基调的一部分。
  “歌哭”文化本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声调,先有“歌”才有“哭”,“歌”是诗性大发时的忘我吟唱,“哭”是情到深处的大悲大哭,是诗人真实的表情之一。中国诗歌百年来基本丧失了“哭”的功能,“歌”也快没了,现代性改造让人变得麻木不仁,让诗变得呆若木鸡,想一想,如果一个人连“歌哭”都没有了,留下的只有一堆技巧与手法,那又有什么意义?
  杜甫的“歌哭”令人怀想,稽康的“歌哭”尤在耳畔,屈原的“歌哭”肝肠寸断,海子的“歌哭”是火车辗过肉身留下的尖叫,骆一禾的“歌哭”是太阳光芒的断裂,昌耀的“歌哭”是低廻雄壮如野牛狂奔的鼓声。
  柳忠秧“新楚骚”的“歌哭”是当代诗歌在众人喧哗中孤独的独白,是长江水在浑黄中旋转翻滚之声,在太阳光下的愤怒咆哮。
  他发出了一种别人不敢发出的“歌哭”,别人羞于“歌哭”,在他这里成了诗歌情感的复调,他的《哭长江》是一场精神的“歌哭”仪式,也是“新楚骚”的一个基调,以“歌哭”代替了所有的技巧。试想一个人在忘我地“歌哭”时,他还顾忌哪些“诗歌技术”, 柳忠秧舍弃了技术性的写作,他的价值取向与众人不同,他投入的“歌哭”已经把自杜甫、屈原以来的传统漂移到了现代,发出了现代的声音。他的诗歌也可以理解成一种诗歌的现代音乐,是人类在悲伤时发出的音乐,读他的长诗很容易让我想到湖北的编钟,轻轻撞击,发出远古的回声清脆如玉帛。
  晚清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在现代性面前徘徊,一边是害怕,一边是向往,害怕什么呢?害怕传统成了现代性进程的绊脚石,向往什么呢?向往西方文明的理想模式。我发现正是因为既向往又害怕,导致我们的步子迈得不够大,不够快,甚至常常摔得鼻青脸肿。在中国的现代性进程中,中国的古典诗性不能丢弃,而中国的现代诗性更应加固。对我们古典里的“现代经典”必须自觉坚守,同时进行批评性重建,这才是惟一的出路。从《哭长江》里我看到了重新出发的“新骚体”,它是狂热的,甚至是灼热的,热度强烈到可以烧掉一切腐朽的思想,诗歌永远只是诗歌,诗歌不是政治,也无法替代文明,我把《哭长江》定义为是从当代问题出发的对经典的重构,这个“经典”既是古典的又是现代性的,矛盾与悖论之美才是现代之美。
  如何在审慎中创新,创新中探求,是“新楚骚诗派”在中西与古今的对立与突围中要解决的问题,柳忠秧先生已经激活了中国诗性的那一部分,呈现出生生不息的东方文化复兴的活力,他的诗歌里有李白、杜甫、屈原的诗歌精神,更有一个楚狂人的现代性解构,他开创的“新楚骚诗派”首先是一种求索的扭打中西与古今的文本,同时是一种以诗性的方式去探求真理的文本,不管此真理是诗的真理,还是时代的真理。柳忠秧先生个体的情怀与感受,最终走向了历史的考证与梳理。
  “新楚骚诗派”在当代处境与传统文化的碰撞中获得了重建的机会,柳忠秧先生意识到了诗歌启蒙在当代的意义,主动投身其中,表现出了少见的勇气与热情,我尊重这份文化的热情与诗歌的勇气,在错综复杂的中国诗歌问题场域做出我正面的回应,也是经过了一番思考的,做为同道,我理解他对中国文明的自信但又怀疑的痛苦,他骨子里的另一个屈原追打着他,让他向着“新楚骚诗派”的江水纵身一跃,但愿我批判式的介入能在一片闪烁的波光里给勇敢者以更大的勇气,给执着于“歌”与“哭”的诗人以更大的“歌”与“哭”的合唱。
                      2014年2月28日于北京树下斋
  作者简介:
  周瑟瑟:当代著名诗人、小说家、评论家,兼为艺术策展人与纪录片导演。生于湖南,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长篇小说与文集17部,达500多万字。曾获中国最有影响力十大诗人与年度十佳诗人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

主题

1301

帖子

6402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6402
QQ
发表于 2015-11-3 22: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这些零框框!
阳逻信息港微信公众平台:ylxxg2010
阳逻环保志愿者群 62833003

阳逻信息港客服QQ:281516467
阳逻信息港客服微信:allen_il

027-869686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635

帖子

762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7625

热心网友

QQ
发表于 2015-11-3 22: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玉笙香 发表于 2015-11-3 22:31
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这些零框框!

啥叫零框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3

主题

1301

帖子

6402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6402
QQ
发表于 2015-11-3 23: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說起霧,有個場景總也忘不掉。那應該是一個深秋的清晨,天未廠亮,沿著漢江堤走在上學的路上,薄薄的輕紗般的霧氣如絲如縷夢幻般的飄散在腳邊,繚繞在腰部以下,抬腿揮臂都會驚擾到它,瀝青路面若隱若現,.幾公里的江邊獨獨一個人如癡如醉,欣喜,驚奇...
雖不如名山霧鎖山巔般大氣如仙境,卻勝在那場霧似乎只為這一人而生,這般心思令十來歲的孩子終難忘記
阳逻信息港微信公众平台:ylxxg2010
阳逻环保志愿者群 62833003

阳逻信息港客服QQ:281516467
阳逻信息港客服微信:allen_il

027-869686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3

主题

1301

帖子

6402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6402
QQ
发表于 2015-11-3 23: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壞人,不告訴你!
阳逻信息港微信公众平台:ylxxg2010
阳逻环保志愿者群 62833003

阳逻信息港客服QQ:281516467
阳逻信息港客服微信:allen_il

027-869686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阳逻信息港网站   鄂公网安备 42010702000277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 皮球猪 Licensed( 鄂ICP备1701769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