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逻 阳逻信息港

阳逻信息港——阳逻人的公益媒体平台,阳逻人的生活资讯网站!

找回密码
加入信息港-点此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4|回复: 4

纪实随笔《应聘前后》

[复制链接]

11

主题

73

帖子

666

积分

贵宾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666
发表于 2018-4-26 09:25:37 来自阳逻信息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实随笔
今天是三月十八,上午,我独自乘车到中铁。冷嗖嗖的二月二,春寒料峭,大半个小时的车乘,来到中心路车站下车,往南走约二十分钟,就到江堤,也就是我即将栖身工作地点。为某工程做保安,别小看保安哟,那可是顶天立地一保安。
保安,自强拆以来,尽人事在偌大武汉,难谋得半点正经差事,谋事不易,有幸在虚拟网络中,网友刊登招聘保安启事,急应聘并按下招聘电话,从手机那头真实传来了口音浓重的乡音,认识王队长,彼此攀谈,王队长确是家乡人。而且,离我世世代代原居住被征地不远,十五里外,非常古老,交通便捷的毕铺村。
从武湖大堤外右拐,下江堤不远,就是王队长工作地点,一排两层简易宿舍楼里,白色铁皮泡沫板房,格外醒目。不一会,就来到王队长他休憩的地方。度留片刻,他用摩托车带上我,在隆隆马达声中径直仍往南边驶去,大桥临时栈道延伸到对岸天兴洲,我座下的摩托车在栈道上,在水和泥湿漉漉钢板上艰难地前行,座在后面的我仿佛车子随时要滑到,在战战兢兢中,约几分钟的光景,我终于被王队长带到即将从事的工作地点,中铁大桥局青山大桥处。在天兴洲洲尾一处四周江堤环绕幽静的地方,大桥局五公司项目部就座落在这里,五公司承担青山大桥北岸主塔施工。
天兴洲位于长江中游,位邻吴头楚尾,离武汉市中心区偏东二十华里江中。天兴洲洲滩成型时间不长,据说,是铁皮洋船在江心沉没而形成沙洲,据此推算天心洲横行满打满算,不到三百年,比起崔颖黄鹤楼词句"晴川沥沥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中的鹦鹉洲要晚上千年。洋船深入內陆江中沉没,只有腐败清朝才有铁皮划子。就这推测有点悬,故仅当一种揣测罢了。
一会儿王队长将我带到五处方队长保安工棚里,王队长简单介绍我的情况,并将公司具体事项及起住陈述方队长,教代完事,寒喧几句,骑上车王队长自个往北去了。
方队长六字头出生,攀上年月,年长一岁,中等个,瞅着他那肚皮像我一样,挺得老高老高的。也是一个不注意饮食的家伙,富态外于形,躯体朽于中。面貌还是挺精神的,也许职业习惯,也许性格如此,简单陈述分工事宜,言不赘述,到是我反客为主问这问那,还好他一一回复,就连他儿子年满二十八,在上海打工,他儿子答应他三十成亲,他也不厌其烦说了。唉!从这一点,可怜天下父母,在操心儿女婚姻上境遇一样在迥途。
一晃到中午,中午十二点钟,吃饭时候到了,我随方队长和工友到住所后食堂打饭,拎着碗筷,最西边一间盥洗池,工友们拿着碗筷涮洗,我也重复他们的动作,跟着方队长和工友们到职工食堂,食堂很宽敞,桌椅整齐有序地摆放,屋后墙上悬挂一台液晶电视,正播放中央选举,人们三俩俩站着悠闲看着电视,方队长心无旁骛带着我们一字站在打饭窗口等着开饭,厨房里冒着浓浓白气,师傅将高压锅打开,并很娴熟从锅中将蹄花打在一位中等稍胖人的碗中,看这情份,大伙都懂的。
厨师随即将高压锅里的食物倒进方格盒里,旁边染上黄色头发的小伙子,将窗口前饭盒依次打开,很快就打到方队长,东家待员工饮食不薄,一素三荤,很平均地也打进我的碗里,很自然地各自找了个凳矮桌高位子。这时我环顾餐厅四周,靓女帅哥不少,低头吃着第一次就餐集体食堂,心里想着月半到如今找到这份差事。一颗游荡悬着的心落地,比无事闲逛,工作更充实,心理上起码不再被媒体归纳为无业人员。就这样一门心思想着想着,来时不饿,饭打得很少,不一会,三两下就吃玩午饭,队长说下午让我自个儿休息。
刚来就休息,嘀咕着拎着碗筷回到寝室里,闲着想着,不如熟悉身边的环境,天兴洲小时我对他很遐想,好奇使我想出去走走,深深地呼吸一口空气,不自觉地径直走出中铁驻地院子外,并三步两步就上了挡江堤,水泥铺就江堤路面,站在江堤上,嗖嗖地冷风扑打着脸,望着远处人工權木林,参差不齐,沿着堤面望,不远处的堤面上,有块里程碑,走近定眼一瞧,标数定刻在十三公里,十三在洋人眼里是不吉利的数字,在中国是不信的,我也不信,但我还是望着十三两字不经意的发愣。
大堤往前走,堤两旁斜坡翠绿点点,久雨的早春,泥土散发怡人地清新,刚出苗的芦苇,笋嫩葱绿,姿态挺拨,最要命的事,芦苇杆,制作芦笛玩具,让人流连久久不忘,一把小刀,将一根芦苇杆截断通透,在另一端斜斜劈开,在斜斜处切开一小口,将芦苇叶插入并镶嵌其中,依次撕掉芦苇叶片,将制作好芦笛置于嘴边,口纳芦笛,只听音韵高亢,芦笛声脆,久久不绝,人浸淫其中不能自拨,小时有一日,我硬生生在膑骨处,在大腿上制作芦笛,不小心划开深深的口子,血流如注。至今,活了半辈子的我,芦笛记忆和躯体的疤痕深深烙在心中。
芦苇旁边,一簇簇小草,也是葱翠碧绿,远看像毯子一样绿油油的,土著的农夫都认识这草儿,叫蒿子,人们不经意大多认为是泥蒿,蒿子和泥蒿,确实雌雄难辨,就像稗子和秧苗在田间样,辨别植物要长期生活在农村,认识蒿子,泥蒿就不难,泥蒿叶面尖尖,蒿子叶面稍宽,顶部有毛,叶面深绿,以往耕牛牛粪处,全年生长蒿子一米开外,而泥蒿却长不长,老了就茎埂深红。早春泥蒿,叶片尖尖,浅黄色,掐断泥蒿,泥蒿清香浓郁,此时,摘一把泥蒿,炒上一盘腊肉炒泥蒿,款待客人,那绝对是一盘拿得出手的下饭菜。
在大堤望着旁边耕地,邻近农户菜棚子被前段极端天气毁坏,农户损失不小,整条大棚压塌贴匍在地面,白茫茫一片,耕苦冷暖自有农民自知。走了十来分钟,堤面拐弯处,有一段简易小路,探幽问静,下得堤来,只见一片竹林摇翠,含蕊的桃林,香樟耸于屋檐,好一番幽静语林,立于此处,人仿佛置身于世外,东坡有词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一片竹海,就得让人驻足凝望,浮遍遐想,一团团黄花铺地,更增加梦幻般的境地,步履中忽然犬声嚎嚎,声吼如嘶,真扫性,幽静空灵,却踏入人家的雷区,走吧。
回过头来,瞅见不能动的铁耕牛,这一处,那一堆,定眼瞅瞅,就像沙漠风暴被美军击毁伊拉克辎重一样,悲壮中诉说着曾经过往。
铁牛是一种农用机械,拖土拉货,在农业资料中,当时农村非常认可这种器具,这种器具发展得益于开放搞活,幸临央企武钢,武钢红极一时,在六七十年代,是世人眼中的香饽饽,户口在武钢,即使家有智障儿,也能轻易地找一个如花含羞的农村花姑娘。强大区域经济,武钢带动城乡结合区域。刺激部分吃螃蟹农民,从点到面,至此整个天兴乡十有八九家家都参予这场铁牛造富运动,那场洲内造富运动不亚于一场批林批孔,家家举债躬行购置这种器具,为的是脱贫,为的是发家,为的是创业,铁牛兴起于八十年代末,鼎盛于九十年初,衰败于跨世纪。这种器具应证了一段历史,同时也创造了一部神话,这神话让洲内的人,从贫穷走向小富,迈向小康。
沿着天兴乡村级公路纵深寻走,民房大部分仍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农家老式平房,大都座落于高一尺为山,底一寸为凼的长堤上,线型布局排列,站在离村公路不远望处,几乎家家独立于世外,没有路径,荒芜中草芥没过门庭,萧瑟得超出人的想象,路旁有几家砖瓦楼房,格调上匹配堤上的平房,整体望处让人窒息惊悚,走约二十来分钟, 很难瞅见一个搭讪的人。到是狼犬不少,野性横生,时而认生抵近犬吠,时而诿身低唬拒人。这真是,
应聘偷闲半日行,忽闻村犬汪叫声。
谨慎潜入觅旧事,只见孤寂弗见人。
路很干净,望着路旁太阳能路灯一边齐着延伸前方,现代气息浓郁的路灯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武汉邻近的乡村,曾经让附近陬落的乡村羡慕的天兴洲啊!
时间很漫长,确实没有人,空村让人室息,初晴雨后,青苔皮也染上路基,远处平房旁边,此时有两老妪在房前游动,各自低头忙着她们的事儿,
忽有一妇人在路旁大树边,啐语不停,她站在路旁菜地里,语气直逼村子,原来她地里莴笋被村里某某偷了,她那个气啊!骂人很委婉,"我种的莴笋是给我儿子,我孙子吃的,自己懒得不种,偷老娘……”。唉!
鲁迅曾引用过林语堂先生《青光》里一段话,大意是说:老庄是上流,泼妇骂街之类是下流,他都要看……。洲里妇人失窃骂街,我不想看,旁听生是不可回避要做一回的。
只要逮着鼠,就是好猫!这话伊始唤了部分尝试的人,也放开部分人的手脚,那时提倡眼光敏锐,思想进取,也就是锐意迸取吧,这话仍有其生命力,人们为了同一目的,为了做这好猫,穷其心智,随着时间的叠加,奶事件,油事件,林林总总……逐富不仁负面消息接踵而至,正道沧桑,功过是非自有后人评说。
天兴洲确实富裕了,富裕得使江北黄汉湖区域,今武湖片的人们羡慕,还有仓阳段阳逻那片落后村落人们乍舌唏嘘,天兴洲当时发家现象影响跨地区。为什么呢?当时,人平日工,一个泥瓦匠不到三十元,小工则十五元,而铁牛日夜拖拉收入大几百。洲上有铁牛的农户多年进帐万元,有的甚至几万,而在武湖棉农片区,大户人家仅仅维系千元以内。我家那时在武湖偏远区域种植近二十几亩地,成包到户,棉地有十几亩,棉花收购价头两年逐年递增,棉花级别也打得好,二,三级非常得人心,甚至,偶尔定一级特优棉,棉农种植棉花积极性空前高涨,就是那样也难跨万字,因为,棉花单产总是提不高。有一年,风调雨顺,棉花大丰收,亩产籽棉千斤以上,可地方收购站却压级压价,令人心寒,好棉籽级别也就三,四级,棉花单价也大打折扣,一年忙到头,收入还不如往年棉花低产。
新洲阳逻片区,那时属黄冈地区,土地扁窄,满山满岗都是鹅卵石,农作物几乎是在石头缝里抠出来的,经济收入更是少得可怜,地方税收一分也不少,一年下来,农户要想万元户那更是天方夜潭了。
从洲尾步行约七八里地就到了天兴乡江心村村部,村部很亮堂,村级公路十字交叉,一条贯穿南北这条马路以前承载从武湖过天兴洲赶往青山必经之路,当然也是天兴洲洲内居民通往外界的窗口。东西马路旁有一厕所很有范儿,拱檐琉璃瓦,微式建筑,古朴典雅。一对朱漆镶边的门框,从透明的钢化玻璃门往里望处,厕所很久没人方便,把手被一把环形大锁紧紧锁着,森严中无不彰显土著真实的一面。
从马路往北拐,西边私家楼旁边有几个穿制服在打盹。穿过楼房,后面楼房小路上,走下一耄耋妇人,满头银丝,脸颊平和,碎花绒上衣,青色料子裤子,足蹬平底镏边休闲鞋,缓缓地在马路上迎面走来,"请问您老人家,这天兴洲么没人,"
妇人打量我一下,操着洲内口音浓重地回答说"哈搬走了,都搬到对江去了。“
怪不得洲上这冷清,那搬走了国家要给予补偿,那您老家分几套房?"
"两个儿子各家分了两套,"
"哦,分了房,还要补偿钱款吧?请问您家!姓什么?"
"姓闵您俩,"妇人很舒坦地接着说"群众跟领导还在扯"
"哦!”在回答妇人话时,我下意将我身份证递给妇人端详,闵姓一家,世系清晰,历来在汉姓诸族之中,一股清流受世人仰目。妇人面色很随和,瞟了瞟看着我说:"宪字辈没有了,连我们是庆字辈没几个了"
"传言洲内闵姓通婚,可有此事?历来同宗通亲,为世人所不耻,为何洲内闵姓不加以阻止,竞做出这有违人伦的丑事?你是庆字辈,那不也是同姓通婚?"当话问到这时,我连珠炮询问这后辈妇人,妇人也不恼,只是揶揄地说:"我爹爹庆字辈,我从黄陂嫁过来,六几年,还尊卑有序。八几年乱了套,婆婆跟孙子奉子成婚,隔代通婚更是见怪不怪"。
江风吹得很阴冷,径直往北走,下天兴洲大堤,站在滩上,望着对面的武湖,江底沙丘绵延,趸船歪斜躺在沙丘里,沿沙丘寻望,江水宛如丝带在沙丘中穿行。"谁呀能阻止,各家顾各家,那个管得了那个”"宪法五服内不能通婚,五代外就管不了……",辞别了那妇人,妇人的话仍在耳边留停。
策返回堤,沿着洲堤往东,从挡江堤外树林林梢镂空处,新城武湖起步区,几幢楼宇寥轮地矗立在视线里,洲内堤旁權木林中时不时地有流行DJ舞曲在空中穿过,简易牌楼,只见彩旗飘飘,休闲农庄为招揽觅食打盹的客人,殷勤地打扮得花姿招展。
洲内的通婚传闻得到印证,同宗孽缘触碰祖宗古训。犬狗野合相互追逐,畜牲不通廉耻是它的天性。九程十八张,七十二个混胀王,几千年汉文明历史长河里,姓氏繁衍兴衰在人们口语中代代相传。山河被蹂躏,饥寒乞食中人们在家风的传承做人的底线上从未被世风所僭越。然而,汉文化在姓氏操守中,在今钢筋林立高楼里,一切向钱看却践踏了古训遗风。文明与堕落,尊贵与流痞随江水泥石俱下,为有亘古不变的长江水,滚滚东去不复回。那还有什么是留存在人们心不可撼动的丰碑?太阳悬挂在身后的云帆里,不知不觉混噩中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苦等傍晚,现实生活又期待新的黎明。
《待续》
IMG20180318122629.jpg
IMG20180422073431.jpg
IMG20180310093552.jpg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a 禁闻视频 t.cn/Rxlbueo 中国人的一天:早上起来呼吸过滤了的空气,上午喝一杯过滤过的水,工作的时候看一下过滤过的新闻....  发表于 2018-4-26 22: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74

主题

3001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0672
发表于 2018-5-3 23: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文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4

主题

3001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0672
发表于 2018-5-3 23: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兴洲废弃农具多,废弃房屋多,芦苇多,特点。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1407

帖子

5107

积分

贵宾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5107
发表于 2018-5-21 17: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两次发表好,等着品再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阳逻信息港网站   鄂公网安备 42010702000277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技术支持: 皮球猪 Licensed( 鄂ICP备1701769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